腹黑の渣渣酱

称呼渣酱就好✧*。٩(ˊωˋ*)و✧*。
本号文图随意投放专用…主周叶,其他杂食,脑回路黑洞,渣文笔渣上色画风多变正寻找自我中,大家随意…

【周叶】刺客信条paro 血旗54

Chapter.54

——————————————————————————————
主周叶
海盗(刺客)周X 海盗(圣贤)叶,其他cp若干
清水文 大致主线有 随意看 偶尔掉落插图 
[罗辑写攻略式的长篇] 
人设ooc,刺客设定ooc  
剧情拖沓  更新时间周末大概

——————————————————————————————

- 目录 -

——————————————————————————————

      “别急,我大概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我们只要做好我们的事就好。”

        王杰希出声拦住了几乎就要变回人形的吴雪峰。

        现在眼前的祭祀似乎已经到了紧要的关头,最后一名被绳索束缚住的牺牲品在几个士兵有些不耐烦的推推搡搡下,依旧按照自己的步伐一步一步走到大祭司的面前,虔诚的跪下。

      “你可知你的罪孽?”大祭司低声问道。

      “是。”面前那个人低声回答。

        大祭司挥手,让士兵退后,自己则立在那人的面前。

      “占卜结果早就已经传达给你了,这场比赛你们队伍必须输掉,可你又为何要执着于夺取胜利?平白无故让原本可以幸存的另外一队为你们陪葬。”

      “与此无关。您说过的,能赢的比赛为什么不去夺取胜利?我所追求的,只不过是您所说的赢而已。”

        大祭司愣了一下,忽然发出大笑。

      “我知道了,说吧。除了明日此时你必须面对的死亡惩罚之外,我可以满足你一个要求。想要什么?食物?美女?还是……”大祭司上前解开捆在他身上的铁链,用手轻轻擦拭后者鲜血淋漓的脸。


       祭品摇了摇头打断了大祭司的话,抬起被破烂的衣服遮掩住的,烙满各种纵横斑驳伤痕的手,与大祭司相握,以比跪下时更加虔诚的态度,将唇印在那白皙的手背上,之后抬起头,以兔叽们勉强能听到,但他们稍远处的士兵和祭司们所无法听到的声音说道。

    “我自始自终,想要的,都只有您。”

     (插图)

     “他是!”方士谦看清那个人的长相,惊愕无比。“他怎么会在那里!?这不可能,难道那个大祭司……”

     “就是如此,那家伙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王杰希悄声问了问身边的高英杰,确认他看清自己之前所嘱咐的物事之后,抬起后脚踢了踢依然缩在角落里的刘小别,“他们要开始宰兔叽了,还不快避避。”

       很快几只兔叽悄声无息的跑进祭司们来时的通道。


—— 时间稍早,另一边。

       恢复人身的周泽楷跟在叶修的身后,走在神殿的深处。

     “嗯~好像是这么走来着。”叶修边说着边在墙边摸索,道路终于在他按到某一处的石头后缓缓打开。“哎,对了,就是这儿。”

       转头发现周泽楷像跟着老母鸡的小鸡仔一样的死死抓住他的衣角,扑哧一声笑出声,伸手和他十指相扣,“想牵就直说。”随后将他拉进暗门后的房间,沿着略显阴暗的小路往下走。

     “他们不用管?”

     “大眼儿知道该怎么做,他们拿他们的,我们取我们的。”正说着,伴随着隐隐约约的火光,前方传来说话的声音,脚步声也越来越近。


       叶修松开手,手指指自己,再指着旁边,又指指周泽楷,示意他躲到那边的对面阴影处,却被一把拦腰抱住,一同缩进了最边上某个与通道相比略显突兀的木架背面角落里。

        叶修坐在周泽楷怀里刚要挣扎,对方已经走过来,于是扭头打算用眼神表示一下强烈抗议,只可惜抗议无效,连嘴也一并被捂住,只好象征性的张口轻咬两下,结果被搂得更紧。

      “我说这次那家伙是必死无疑了吧。”来人的对话声传进两人的耳朵里。

      “哼,我就不信了,除非人凭空消失,纵使他有天大的能力,也别想违逆既定法则逃出神庙,您觉得呢?#¥大人。”

        周泽楷觉得没有听清那人最后的话语,但是他明显感觉到怀中人的不对劲。

       “#¥……”

        叶修似乎是重复了那个名字,但是周泽楷依旧没有听清,就好像那两个字本身就是模糊的一样,这让他想要探头去看清走在最后一个人的模样。

        就在这时候,叶修动了,他以极快的速度将半路摸来的外套反掀起来,将两个人整个兜住,顺势一滚,两个大男人便挤进了书架下更加狭小的空洞里,他们刚躲进去,前面说话的一人便探头看了过来。

      “什么都没有啊。”说完还用脚朝着架子下踢了踢,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之后又朝走远的两人追了上去。

        又过了一会儿,确信几人已经走远,叶修才慢慢的拉下外套,顺着身后周泽楷腰间的匕首摸到腰带,自己爬出去后再将周泽楷从架子下方的空洞里挖出来,原本应该是这样的。

       只可惜他的手抓错了地方。

       本来缝隙容纳下两人就很勉强,更何况为了缩小空间的,他干脆整个人后背贴前胸的靠在周泽楷怀里,之前稍稍一摩擦,原本就有点抬头,结果被人当做匕首柄这一摸索,身后人某处诚实又迅速升起来的反应正滚烫且直筒筒地顶着他的大腿根。

        …………

      “……抱歉。”

       气氛一度非常尴尬。叶修即使不用回头也能知道身后自家恋人窘迫又满脸通红的表情,半晌他总算再次张口,带着些许压抑的低哑哭腔,湿热的气息喷在叶修耳后。

     “就这样,一会就好。”说完周泽楷微微晃动腰部,难耐得蹭了蹭,状似无意的摩擦了两下叶修尾椎骨附近的敏感点。

      一丝酥麻的快感瞬间沿着脊椎直冲头顶,霎时耳根遍热。

      非常不好。

      被成功传染了的叶修觉得自己在瞬间硬了。


      叶修叹了口气,从柜子底下伸头张望了一下四周,确认暂时不会再有人通过了,于是转过身与周泽楷四目相对,隔着布料不轻不重的捏了两下直顶着自己的欲望。

       感受到那东西又硬挺了几分,他仰起头,在对方微微颤抖的唇上咬了一口。

     “速战速决。”

       然后坚决果断的扒下了后者的裤子。



      “啊有了有了,果然在这里。”叶修走在前面,密道的尽头是一个被各式各样鸟羽兽皮装饰的华丽房间,在房间的显著位置,有一个黝黑的人类头骨。

       叶修走上前,白皙修长的手越过那个头骨,从后面的兽皮里掏出一个比外面那只略小一圈的水晶头骨。


       “小周,看。”

       他将手中的头骨显示给周泽楷看。

       周泽楷闻言看过去,俏脸一红,显然他更注意的是叶修的那只手。

       脑海里原本有些平复下去想将那只手的主人按在怀里这样那样的想法再度浮现出来。

      其实也没什么

   “咳!还想着呐!”咳嗽一声打断周泽楷的回想,叶修伸出食指对准周泽楷的额头就是一个暴栗,看到恋人抱着额头眼角泛出无辜的泪光,才似有似无的勾起嘴角,将水晶头骨塞进怀里。

    “走吧,和老王他们会合。”


— Tbc —

一直在纠结是先大改还是先码完- - 

根据已经变得不能再变的原大纲,不出意外还有三分之一,总之这章先结束再说吧....

评论 ( 5 )
热度 ( 21 )

© 腹黑の渣渣酱 | Powered by LOFTER